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学习园地
推进金融业综合经营试点 提升综合竞争力
发布时间:2016-11-10 17:26:00      来源:    浏览次数:

“十三五”规划建议说明中指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已形成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和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综合经营趋势明显。目前,我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现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综合经营是国家金融业发展和改革的重要内容。《金融业发展和改革“十一五”规划》首次提出稳步推进金融业综合经营试点,鼓励金融机构发挥综合经营的协同优势,提高金融市场配置资源的整体效率。2012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总结经验,建章立制,加强监管,防范风险,积极稳妥地推进金融综合经营试点工作”和“推进监管协调工作规范化、常态化”。2013年人民银行会同证监会、银监会、外汇局、保监会建立了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为推动金融业综合经营发展奠定了基础。

  综合经营已成为国内金融机构提升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面对经济全球化、人民币国际化等复杂经营环境,推进综合经营是国内金融机构增强竞争力的重要抓手,也是满足客户综合性金融需求的必然选择。目前平安集团、中信集团与光大集团等金融综合化经营试点机构已形成全牌照架构,银行业也形成了以工银集团、中银集团为代表的银行控股集团。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地方国有金融资产公司相继组建,如上海国际集团成为具有代表性的金融控股公司。此外,一些民营企业以实际控制人身份入股金融机构。

  综合经营需要在规范和探索中健康发展。在当前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金融管理体制下,我国金融综合经营面临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为,综合经营相关的金融法律法规体系不完善;现行监管框架不适应金融业发展;综合经营带来的金融风险隐患较大,各类金融风险相互交织、渗透;综合经营的差异较大,发展不平衡;金融生态环境尚不完善;金融控股集团的整体竞争力不强;综合经营人才匮乏、人才激励机制尚不完善。 

  为进一步规范和推进金融业综合经营发展,提出以下四方面建议:

  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完善政策环境。

  首先,完善金融法律制度体系建设。我国目前已建立结构较为合理、体系较为完备的金融法律制度体系,在稳定金融秩序、规范金融行为、防范金融风险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部分法律规范滞后于具体实践,监管条例可操作性不强,有些领域还存在法律空白,如至今仍未出台专门针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督管理办法。鉴于此,可借鉴联合作战顶层设计的理念,把握发展特点与趋势,科学、全面地进行规划,加强金融业法律法规的顶层设计,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金融法律制度体系,以适应我国金融业的发展态势。

  其次,加快完善金融综合经营监管框架。目前银行业信用风险加速暴露、民间借贷纠纷不断增加、互联网金融潜在风险也逐步显现。对此,可借鉴军队“军委管总”的理念,加快建立符合现代金融特点、统筹协调的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在战略层面全盘统筹金融业综合经营的指导和管理,实现金融监管的一体化、全覆盖、综合性。

  再次,加强金融功能监管专业化和独立性。目前,银行、证券、保险机构间的横向业务合作、股权交叉投资和业务交叉经营的现象越来越多,但各业务的金融功能又存在较大差异。对此,可借鉴“军种主建”的军改原则,在运用功能监管理念探索综合经营监管方式的同时,逐步提高金融功能监管的专业化和独立性,促进银行业务、证券业务、保险业务等的专业、特色、规范发展。

  发展金融控股集团,加强规范管理。

  强化总部管理,铸强战略中枢。在不同资源禀赋条件下,我国金融控股集团已经形成了差异化经营模式和组织架构。金融控股公司的经营管理效果好坏与母子公司管控模式是否合理有效密切相关。没有战略集权,就不可能实施联合作战。因此,金融控股公司应强化总部管理,从顶层上强化总部对全集团的政治统领、战略统领,要实现党的政治优势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有机结合,发挥集团总部在把控战略、政策保障、资源协调、管控风险等方面的作用。

  突出专业发展,锻造精锐之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形成了以大型商业银行为主体,由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金融租赁、期货等机构构成的多元化、多层次金融机构体系。金融控股集团旗下的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企业,类似于军队的陆、海、空等军兵种。为更好地统筹各方资源,金融控股集团可参照“军委—军种—部队”的建设管理体制,探索形成“总部—子公司—经营机构”的专业管理体制,即在集团总部集中统领下,突出旗下银行、证券、保险等各金融企业的专业战斗力,发挥专业经营优势。

  加强互动协同,整体联动致胜。联合作战的战争制胜关键是职能互动与能力协同。金融控股集团可参照“军委—战区—部队”的联合指挥体制,探索形成“总部—区域—经营机构”的联动管理机制。除金融控股集团直接管理的战略客户及旗下各金融企业单独管理的专业客户外,还要充分发挥金融控股集团横跨货币市场、债券市场等综合性优势,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互动协同机制,确保形成综合金融服务能力,体现整体金融服务效果。

  构建信息管理平台,实现效能倍增。

  加强金融信息管理系统顶层设计。金融信息管理系统的搭建必须纳入金融业、金融控股集团的整体战略规划中,加强顶层设计和综合集成,同时要综合考量相关的政策、市场、环境、技术等因素。此外,金融信息管理系统也要具备柔性重构能力,能够适应环境或客户需求的快速变化。

  建设一体化的金融信息管理系统平台。金融信息管理系统是在众多独立系统基础上开发建设,可谓是“系统的系统”。建设金融信息管理系统平台,必须采取体系结构设计方法,统一技术标准,并要求各相关单位强制实施,确保信息、功能、系统、平台、能力的综合集成,满足金融信息跨行业、跨市场、跨企业、跨地域的动态无缝连接。另外,根据需要,金融信息管理平台的系统间还需实现网络互连、信息互通和功能互操。

  创新人才开发机制,保障实施效果。

  统筹推进综合金融人才队伍建设。我国已经形成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金融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产品结构复杂、跨境流动与风险传递快等特点。为适应中国经济发展和金融全球化趋势的要求,需要统筹推进人才的培养:一是要满足金融综合监管需要,加强高素质的监管人才队伍建设;二是要加强综合金融管理人才队伍建设,培养一大批熟悉现代金融业务、具有国际化战略思维、勇于改革创新的高级管理人才;三是要加强综合金融专家型人才队伍建设;四是要加强基础保障型高技能人才队伍建设。

  完善综合金融人才的激励约束机制。金融控股集团应建立健全激励保障机制,以充分体现人才价值、激发人才活力。不同金融机构绩效目标要突出差异性和针对性,可以依据其所属行业的市场情况和发展阶段予以制定。坚持精神激励和物质鼓励相结合,并积极探索实施金融机构高管和员工持股、期权、企业年金等与经营业绩相挂钩的长期激励机制。

作者:谭江  来源:金融时报